下雪的聲音

2021-01-04 09:13:33  來源:各界導報-菜鳥4px網  


[摘要]父親已經離開我們二十五載了。我住的小城偏南,下雪不常有,但是我常在深夜聽,有下雪的聲音窸窸窣窣響起,就像父親的腳步聲...

  

  父親已經離開我們二十五載了。我住的小城偏南,下雪不常有,但是我常在深夜聽,有下雪的聲音窸窸窣窣響起,就像父親的腳步聲

  □ 魏青鋒

  渭北農村的冷,留給我最深刻的記憶:風裹着塵土,擦着臉刀割一般地疼,而且天黑得格外早。

  母親燒了稀米湯,然後納了兩圈鞋底,天就麻嚓黑了,母親就招呼我們一起去村口接父親。

  父親是去七八里外的村子裏,給辦喪事的人家當“龜茲”(關中農村又稱“樂人”),父親主要是拉二胡,還唱秦腔。據母親説,父親年輕的時候,在方圓十幾裏好嗓子是出了名的,所以冬月間農閒的時候,就當“龜茲”掙錢補貼家用。但是父親每次去都是天不亮就走了,天黑盡了才進家門,聽母親父親互相叮囑,害怕別人看見了説閒話。

  遠處有了黑黑的人影,我們就迎了上去。母親笑我們:“餓瘋了,那不是你大。”父親每次從外面回來,都會提一個小兜,裏面都會裝三個蘋果和幾個肉夾饃。每次母親燒好湯,我們都巴巴地盼着父親。母親熟悉父親的身影,甚至熟悉父親的腳步聲,父親年輕的時候,上山砍木頭受過傷,腳微跛。天黑盡了,風也漸漸大了起來,母親便攆我們回家坐炕上等父親。

  我們三個人就擠在炕角落,開始哥和姐還打鬧着,後來漸漸天色有些昏沉,忽然院子裏有點響動,我們都坐了起來。母親下了炕,拉開門,風便捲起門簾裹住了母親,母親掙脱門簾望着外面説:“風大,把玉米稈颳倒了。”哦,我們都有些喪氣,“大咋還不回來?”母親嘆口氣説:“你大腿不好,走路慢,再等一會。”

  母親依舊坐在炕沿的位置做活,頭頂是昏黃的電燈,滿屋子響着哧啦哧啦納鞋底的聲音,還有哥細微的鼾聲。外面又有了聲音,姐翻了個身,驚喜地問:“是大回來了麼?”母親又下炕掀開門簾看了看説:“外面下雪了,你大咋還不回來?”“下雪了呀。”姐嘟囔着説“,都快餓死哩!”

  母親也不納鞋底了,呆呆地坐着,望着外面。

  “大回來了!”哥猛然坐起來,母親細細聽了外面,有窸窸窣窣的聲音,母親説:“是下雪的聲音。”

  是下雪的聲音,不緊不慢的,像極了父親深一腳淺一腳的腳步聲。“大啥時回來?”我眼閉着,吧唧着嘴,後晌的稀米湯捨不得喝,想等父親回來,邊吃肉夾饃邊喝。

  雪下得越來越大,母親下炕去院子裏看。風慢慢地,竟有些小了。窸窸窣窣的,仍是下雪的聲音。

  一大清早,我便被哥姐的吵鬧聲驚醒。“快起來,咥肉夾饃!”姐大聲喊我。窯裏院外沒有了父親的影子,我四下尋找,門後掛二胡的釘子空空的。我有些神傷,大又外出了。

  下雪的聲音,是我對那些寒冬最深切的回憶。父親已經離開我們二十五載了。我住的小城偏南,下雪不常有,但是我常在深夜聽,有下雪的聲音窸窸窣窣響起,就像父親的腳步聲。

編輯: 穆小蕊

相關熱詞: 下雪 聲音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菜鳥4px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菜鳥4px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